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书法家孟宪民的博客

这里能看到一个艺术家波涛汹涌的内心世界!

 
 
 

日志

 
 
关于我

本人醉爱书法,痴迷炒股,也喜欢油画,更喜欢过一种真心主义、自我超越并富有张力的生活方式,我的博客主要关注书法和经济两个领域。

网易考拉推荐

转:他是吉林首富:曾债台高筑还下注 小破厂整成500亿  

2017-01-10 22:27:38|  分类: 富豪致富创业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他是吉林首富:曾债台高筑还下注 小破厂整成500亿


来源:硕士博士圈

转:他是吉林首富:曾债台高筑还下注 小破厂整成500亿 - 孟宪民 - 书法家孟宪民的博客


他是吉林首富,身价120亿!他的身后是一个来自东北通化营收超过500亿的医药集团。他苦心经营22年,一心只做“放心药、良心药、管用药”,他就是修涞贵——修正帝国的创始人。

修涞贵资料图

1954年修涞贵出生在吉林通化。母亲是中医,父亲是个木匠,老两口早年闯关东吃了不少苦,一看东北地大物博,一口气就生了5个孩子,分别是“荣、华、富、贵、春”。可惜四儿子修涞贵并没有给家里带来富贵,反而越过越穷。

到了修涞贵小学5年级那年,文化大革命爆发了,修涞贵天天佩把假枪,巡逻、记工分,当时脑一热还要去北京参加红卫兵,结果在火车站被父亲拦下了“你姓什么不知道啊,扣上‘修正主义’的帽子,家里跟着倒霉,知道吗?”修涞贵一想自己姓修,“算了,还是别去捣乱了”。

于是,12岁的他灰溜溜地跟着父亲去做木匠了。不过,修涞贵仅仅用了7个月就学会了吊线、打墨、制模、画图等木工活。5年后,修涞贵就从一个3级木匠做到成7级,享受高级工程师待遇,一天的工资是三块七毛二。

到了1977年,修涞贵就成了乡里的小富翁,家里有时一天有四五个来说媒的,搞得修涞贵很烦躁。所以当他听说有高考时,修涞贵第一个报了名,在家憋了一年,结果1978年一举考上了吉林大学法律系,“要用法律捍卫婚姻”。

大学四年,修涞贵给自己定了个选老婆标准:第一,找个儿高的,走路能走一块儿去。第二,找一个就要定了,永远再别找。第三,要温柔。不过寻寻觅觅了四年也没有搞定。

郁闷的修涞贵毕业后就去了交警大队继续找媳妇,他马上就喜欢上了交警的岗位“不用斜眼吊线,而是正眼看人”。于是,他在新华大街十字路口指挥了20年,职位也从一个小警督升迁到交通队长。

修涞贵资料图

1994年秋天,修涞贵正在执勤,突然接到二哥电话,“速来医院,父亲中风!”等他赶到的时候,父亲已经遵医嘱服下安宫丸,不过“安宫丸性凉,中风应该吃性热的药”,结果父亲不但病情没减轻,反而更加严重。

父亲的病情对修涞贵触动很大,所以当1995年5月,市医药局的老张找到修涞贵,“通化医药工业研究所所属威康制药厂准备改制,愿不愿意接手?”修涞贵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不过,等修涞贵到威康一看傻眼了:两栋房子破破烂烂,50、60个人还有40多个干部,固定资产有20多万,不过负债却高达400多万,员工连续7个月没发工资。

小小的药厂怎么亏那么多?修涞贵到任一个半月也琢磨出道道来!1995年7月的一个周末,修涞贵偶然中到通化药材批发市场转了一个下午,他有了灵感:原来整个批发市场都在卖天麻丸,有的卖一块七,有的卖一块六,而制药厂生产的天麻丸成本都在两块二,根本就卖不动!

与门口的老大爷一攀谈,修涞贵发现了奥妙“那些天麻丸都是假的”是不是威康也用假天麻以次从好?“要做良心药呀!”修涞贵眼前浮现出了老母亲的形象,修母是一名老中医,她通过继承的一些祖传秘方免费为上千人看好了病!

“用真天麻,不过价格还要调到一块六!”修涞贵牙一咬!赔本赚吆喝,这是啥套路?工厂上上下下炸了窝。不过修涞贵嗓门更大“不服气的统统回家!”还别说,价格一降下来,半个月不到威康天麻丸就卖断了货。第二批天麻丸出来以后,修涞贵酌情把价格调到1.7元、1.8元,门口拉货的解放卡车依旧排了1000多米。就那样,半年多时间修涞贵就把威康账面的窟窿搞定了,拖欠的四五十万工资一次性发放,还实现了利税12万。

1996年春节,修涞贵到岳母家拜年,无意中听邻居说市里有个88岁的老中医,那老中医研制了40多年肝药,由于缺少50万资金,还差最后一哆嗦。修涞贵一琢磨:“是个机会啊!”

他立马买了两斤猪肉,提了两只老母鸡,包了1000元的红包上门拜年。没想到老中医脾气很大,把肉、鸡都扔在门外,根本不见,修涞贵就在老中医的门口从初一蹲到十五,并把老中医家里的木头凳子、木头床修了个遍,那可是高级木工的手艺!一到晚上修涞贵就给老中医讲他父亲中风的故事,说到动情处,修涞贵眼中含着泪光,老中医眼里也含着泪光。最后老中医就答应和修涞贵一起研制肝药,取名“太和圣”肝胶囊。

一年后太和圣肝胶囊上市,修涞贵采取了和广告商销售收入分成的模式,花了200万买到通化电视台天气预报后面30秒的广告,结果1个月就卖到100万盒,2个月后红遍整个东三省,3个月后就卖出700万盒,实现产值3700万元。到了1997年,太和圣肝胶囊的销售额突破了1个亿!

1996年初,修涞贵决定将威康制药厂更名为修正药业,本意是“驱邪扶正,修元正本”,却引起一场风波。原来修涞贵的儿子也叫修正,所以有员工猜忌“是不是搞世袭啊?”老修气坏了,他第二天就去派出所把儿子的名字改成了“修远”。为此,上初中的儿子半年都没有理他!

修涞贵资料图

就在肝药大放异彩后,修涞贵马不停蹄启动了胃药的研发。他从北京的一家中医研究所聘请了6位教授和药学博士,前前后后折腾了两年多,终于开发出“斯达舒胶囊。那是一款“既能快速止痛,又能促进胃肠溃疡愈合”的良药,据说是胃药50年以来的最大突破。

修涞贵也正是从斯达舒开始重视新药的研发工作。他18年时间汇聚了500多位专家及科研人才,形成”一大国家级企业技术中心、八大制剂基地、五大原料基地、十大销售平台“的发展格局,新药研发进入了“生产一代、研发一代、储备一代”的良性发展格局。

不过当时胃药的王牌军是进口的“吗丁啉”。名不经传的斯达舒如何突围呢?这回,修涞贵想到了中央电视台!他花了血本,一次性砸了300万下去,结果1999年央视一台到处都是斯达舒的广告,每天播放12次。

斯达舒30秒的广告说的是一位父亲胃病犯了,母亲让儿子去药箱找斯达舒,结果儿子却找来了一个呆头呆脑的男人,原来是所谓的“四大叔”。那则广告被评为1999年十大恶俗广告片之一,但是人们却记住了“四大叔”。

转眼到了2001年,到处就听见张丰毅大声吆喝“胃痛,胃酸,胃胀,请用斯达舒”,一时间,胃痛的标配就是斯达舒。2001年斯达舒销售过亿,窜升到胃药的第一把交椅!到了2010年仅仅斯达舒单品销售额已经超过33亿,修涞贵的修正药业赚翻了!

修涞贵从此对明星代言累试不爽!此后的20年间,相继请来了孙红雷、徐峥等明星,代言肺宁颗粒、六味地黄胶囊等产品。2008年,六味地黄丸全年销量仅为757件。于是2011年就请来了陈建斌,结果2014年六味地黄胶囊年销售量已经突破4万件,6年时间内,翻了50倍!

除明星代言外,修涞贵不失时机地建立了自己的销售网络,他在2003年就设立了30家省级分公司、350个地级办事处,共有7900多位一线员工服务于县市的三级渠道。

不过在2000年夏天,药品监督部门的一则突然通知把修涞贵打蒙了!“暂停使用和销售含苯丙醇胺药品制剂”,原因是美国的研究表明:苯丙醇胺会增加患出血性中风的危险。

而就在2000年春天,修正药业的“康威双效”刚刚推出,不幸的是也含有0.1毫克的苯丙醇胺。可当时已经放给渠道近2万件,库房里还有1万件,价值9000多万。老修就是老朽,眉头都不皱一下,带头坚决执行政府暂停令,火速把“康威双效”全部召回。同时通知经销商和客户立即停止销售,并告知经销商“没有回款的不用再回款,已经回款的以100%的比例退款”。

修涞贵在工厂的操场上烧了两天两夜的“康威双效”,那可是9000多万的真金白银呀!回家后,修涞贵就病倒了,高烧41度! 是呀,9000多万得卖多少颗药丸才能赚回呀!

不过,病好的修涞贵一琢磨“为何不把药物中含有的PPA换成了伪麻黄碱?”于是康泰克摇身一变成了新康泰克,结果新康泰克一炮走红,引爆感冒市场!

危机一个接一个。2011年3月,一家地方电视台播广告的时候把修正药业的广告文号打错了,国家药监部门一看“根本没有这个批号,是假药!”3月21日,修涞贵正在吉林开系统营销大会,中午12点央视一套《新闻30分》却播出了一条“修正药业斯达舒广告被吊销广审文号”的新闻。 修涞贵彻底傻了!那和被封杀有什么区别?

好在修涞贵有了2000年“康威双效”的经验,他立刻休会,在北京蹲了两个星期终于搞定!“危机暴露出修正不成熟的地方,同时也提高了修正抗风险的能力。”

2003年3月,北京昌平一家药厂的老板主要向修涞贵示好,修涞贵果断以8000多万收购了那家占地规模200多亩的制药厂,从此修正药业开启了扩建、重组、并购的大门。

此后的5年间,修正先后在北京投资6亿元建立了全国最大的药企研发中心和药膳研究院,在长春投资10亿元建了“长春生物医药科技园”,在抚松投资6亿元建设绿色保健品生产基地,投资2亿元在沈阳新民建设外药基地,先后重组并购白山、通化、四川、河南、福建、山东等20家企业,修正药业的生产基地从不到5个快速扩张到25个。

2015年,修正营收已经超过了500亿。十几家大投行纷纷上门游说修涞贵上市,经历过“毒胶囊”事件修涞贵语重心长说:“上市就要为全体股东负责,只有修正内功练好了,能够让股价稳步地上走,修正才考虑上市。”

资料图

风雨中行走了22年的修涞贵下一个小目标是“2030年成为世界百强制药企业”。这一天应该并不遥远!转:他是吉林首富:曾债台高筑还下注 小破厂整成500亿 - 孟宪民 - 书法家孟宪民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