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书法家孟宪民的博客

这里能看到一个艺术家波涛汹涌的内心世界!

 
 
 

日志

 
 
关于我

本人醉爱书法,痴迷炒股,也喜欢油画,更喜欢过一种真心主义、自我超越并富有张力的生活方式,我的博客主要关注书法和经济两个领域。

网易考拉推荐

转 :程维:滴滴将开发无人驾驶 Uber是个伟大的对手  

2017-02-20 20:27:38|  分类: 科技将改变世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 :程维:滴滴将开发无人驾驶 Uber是个伟大的对手


来源:凤凰科技

转 :程维:滴滴将开发无人驾驶 Uber是个伟大的对手 - 孟宪民 - 书法家孟宪民的博客


凤凰科技讯 北京时间10月7日消息,滴滴创始人兼CEO程维近日接受外国媒体专访,披露了滴滴与快的合并以及与Uber竞争背后鲜为人知的故事,还谈到了滴滴的无人驾驶汽车开发计划及公司未来发展等外界关心的热门话题。

以下为文章主要内容:

滴滴创始人兼CEO程维

在滴滴北京总部,公司创始人兼CEO程维被许多员工称作“老大”。还有些员工则干脆直呼他的英文名字“Will”。但今年夏天,程维又多了一个外号——“Uber屠夫”(Uber Slayer),原因在于,他在与Uber的激烈竞争中终于止住了对手的前进步伐——Uber也被认为是自比尔·盖茨(Bill Gates)创建微软以来最富有、最贪婪的创业公司。8月份,在经过历时一年半、耗资数十亿美元的“补贴大战”后,Uber终于同意出售其中国业务,然后退出中国市场。

对于Uber来说,这次退却保全了它的颜面——根据这一交易,Uber获得了滴滴17.7%的股权以及10亿美元现金。但对于程维而言,这是一次重大胜利。在双方签订投资协议8周后,对于自己最终击败对手,程维依旧出言谨慎,听上去也很大度。“Uber是一家伟大的公司”,他说,“他们在中国市场的战略是所有硅谷公司中最好的。他们比谷歌更灵活,他们在世界许多国家并未表现出这样的态度,但在中国,他们学会了表达善意。他们不同于那些在中国很常见的外企,更像是一家创业公司,充满了热情,感觉就好像是在为自己而战。”

全世界对Uber及其CEO特拉维斯·卡拉尼克(TravisKalanick)的斗志再熟悉不过了。但在今年8月以前,程维在中国以外的地方依旧鲜为人知,他更喜欢让英语流利的滴滴总裁、前高盛董事总经理柳青充当公司的“形象代言人”。在程维的领导下,滴滴的业务在短短四年内覆盖中国400座城市。

程维称,目前中国80%的出租车司机都使用滴滴寻找乘客。由于使用滴滴的人太多,乘客在高峰时段不使用该应用就很难打到车。最近,滴滴在新一轮融资的估值达到350亿美元,跻身全世界估值最高的私营公司之列。与此同时,在六大洲近500个城市运营的Uber,目前估值为680亿美元。

今年9月底,程维罕见地接受了媒体采访,讲述了他成为中国商业英雄的心路历程。“等到我们打算推出滴滴打车时,有大概30家打车服务同时出现,”33岁的程维回忆道,“商业模式多种多样。有些公司当时实力远比我们强大。”他又说,“一切说来话长,充满了预想不到的波折”。

兼职卖保险,在足疗店打工

程维出生于江西省,父亲是公务员,母亲是数学老师,他说自己在高中数学成绩很突出,但在高考中由于忘了翻开试卷最后一页,结果漏做了三道大题。他最终考上了不属于名校的北京化工大学。他原本打算选择信息技术专业,但被学校调剂到商业管理专业。大四的时候,程维到一家保险公司实习,开始买保险,但最终却没有卖出一份。后来,程维在一个招聘会上向一家自诩“中国知名医疗保健公司”的企业投了简历,应聘经理助理。然而,等到他去这家公司上班时,却发现那是一个连锁足疗店。

后来的故事可能更为人所知:22岁的程维在阿里巴巴找到了一份销售工作,每个月工资1500元。“我非常感谢阿里巴巴,”程维说,当他到阿里巴巴上海总部前台“毛遂自荐”时,“有个人出现了,但他并没有将我赶走,而是说‘我们需要像你这样的年轻人’。”

尽管他没有卖出过一份保险,但程维最终证明自己非常擅长向商家销售在线广告。在阿里巴巴,他遇到了王刚——当时是程维的上司。王刚说,程维的销售业绩很棒,但他真正的才能体现在主持客户活动上。2012年,程维和王刚先后离开阿里巴巴创业,而王刚还成为滴滴的天使投资人,向这家公司投资80万元人民币(据王刚估计,他持有的滴滴股份如今已价值10亿美元)。

先与快的掀起“补贴大战”

虽然创业之初经历了不少挫折,但滴滴相比竞争对手还是有不少优势的。当时,一些打车应用效仿Uber在美国的商业模式,与高档车司机建立合作。但在中国,黑车的数量远远少于出租车。当获得硅谷知名风投红杉资本投资的“摇摇招车”赢得北京机场的司机招聘独家合约时,滴滴则专注于在北京最大的火车站推销他们的应用。与此同时,滴滴不是效仿竞争对手,将智能手机白送给司机使用,而是向已有手机的年轻司机们提供免费应用,让他们口口相传滴滴的好处。

2012年底,一场可怕的暴雪席卷京城,由于在街上打不到车,许多居民开始通过滴滴应用约车,滴滴的单日订单量首次突破1000单。这引起了北京一家风投公司的注意,该公司向滴滴投了200万美元,对其估值也达到了1000万美元。“如果不是2012年的那场大雪,也许就没有滴滴的今天,”程维说。

但接下来,程维却听到了一个坏消息:阿里巴巴投资了竞争对手快的打车。中国的互联网创业公司若想取得成功,往往只能依赖于他们与“三巨头”(即阿里巴巴、腾讯和百度)合作带来的优势。于是,王刚和程维转而向总部设在深圳的社交网站和视频游戏厂商腾讯寻求获得投资。

程维在滴滴北京总部的办公桌

在中国两大互联网巨头的支持下,滴滴和快的开始展开“补贴大战”。由于在竞争中耗资巨大,而滴滴又没有盈利,所以程维必须想方设法融资。2013年11月,他踏上了自己的首次美国之行,但他寻找投资人的努力却多次碰壁。2014年春节,一切都改变了。腾讯在春节进行了红包推广活动,允许微信用户通过智能手机给亲朋好友发红包。这次活动取得了巨大成功,而腾讯也发现移动支付才是未来。

腾讯认识到,滴滴可以帮助提升其移动交易量,于是开始不断向滴滴注资,而滴滴则允许乘客通过微信支付服务向司机付费。作为回应,阿里巴巴也加大对快的的投资,后者整合了阿里巴巴的移动支付服务——支付宝。据中国媒体报道,阿里巴巴和腾讯在2014年前几个月共向滴滴和快的用户提供了大约20亿元人民币的补贴。

拒绝Uber抛来的橄榄枝

随着卡拉尼克将中国看作是Uber的下一个机遇无限的市场,滴滴和快的的投资方最终意识到,两家公司需要联合起来“共御外敌”。滴滴投资方、俄罗斯风险投资人尤里·米尔纳(Yuri Milner)穿梭于阿里巴巴和腾讯总部之间,帮助撮合双方的交易。2015年2月份,滴滴和快的宣布合并。

2013年底,卡拉尼克和Uber其他高管来到中国,寻找潜在合作伙伴。他们先是造访了滴滴办公地点。程维一见面就对卡拉尼克说,“是你给了我启发”,随后会谈气氛便变得很紧张。Uber商业高级副总裁埃米尔·迈克尔(Emil Michael)后来回忆说:“他们给我们端上来的可能是我吃过的最难以下咽的东西。这难道是一种竞争策略吗?”当然不是了,不过柳青还是为食物安排向迈克尔道歉。

程维说,卡拉尼克提出了Uber投资滴滴的可能性,但要求必须持股40%。当被问到是否考虑这样的交易时,程维回答说:“我为什么会接受呢?”Uber高管对程维留下了深刻印象。迈克尔说,卡兰尼克“告诉我,在所有打车应用创始人当中,程维很特别。他的水平比这个行业的其他所有人都高出一大截。”

到2015年初,Uber的优势似乎是不可逾越的。它拥有更好的应用以及更稳定的技术。Uber的估值达到420亿美元,是当时滴滴估值的10倍。尽管滴滴与快的合并了,但Uber的发展势头依旧很迅猛,在短短几个月内就占据了中国近三分之一的打车应用市场。“当时我们感觉自己就像是小米加步枪的解放军,不断遭到飞机和大炮的轰炸。敌人却拥有很先进的武器,”程维说。

程维喜欢研究军事历史,尤其是一些重大英雄事件,比如说二战期间的松山战役——在这场惨烈的战斗中,中国远征军通过在山底下挖地道包围了日军。程维经常告诫同事们,“如果我们失败了,这就意味着死亡。”

“直插Uber的心脏地带”

2015年5月,程维开始发起反击。滴滴宣布启动针对打车应用用户的优惠活动,总计投入10亿元。Uber随后也跟进,推出了类似活动。程维和他的顾问想方设法在本土抗击这家美国公司的“入侵”。他们认为,Uber就像是一条章鱼,“触角”无处不在,但“外套膜”(mantle)依旧在美国。作为滴滴早期投资人及前董事会成员,王刚建议滴滴应该“直插Uber的心脏地带”。

王刚透露,滴滴当时也在谋划着如何进军美国市场。2015年9月份,滴滴向Uber在美国本土的竞争对手Lyft投资1亿美元。王刚说:“他们抓住了我们一绺头发,我们则揪住了他们的胡子,这种对抗方式的确不能杀死对方。每个人只是想赢得未来谈判的主动权。”

外界普遍认为,在滴滴与Uber的竞争中,中国政府助了一臂之力。但程维对这种说法予以否认,称作为中国最大的打车应用服务上,滴滴必须承担起大部分监管责任,投入数千万元用于负担司机交通罚单和其他罚款。他还指出,广汽集团、中国人寿等有政府背景的公司也曾投资过Uber或Uber中国业务。

在双方竞争最激烈的时候,滴滴和Uber每年每家都要投入十亿多美元,向司机和乘客提供补贴。与此同时,两家公司都迫切需要获得新的融资。2016年5月份,苹果向滴滴投资10亿美元;一个月以后,Uber获得了沙特公共投资基金35亿美元的巨额投资。两家公司都借此向对方传递了明确的信息:他们已经为长期的补贴大战做好资金准备,虽然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把酒言欢:从对手变成合作伙伴

程维说,Uber最先发出了和解信号。Uber高管迈克尔承认,沙特公共投资基金提到了与滴滴的竞争,暗示Uber所能获得的资金并不是永无止境的。两家公司也觉得,是时候停止这种烧钱大战,专注于各自业务的扩张了。“这就像是军备竞赛,”程维说,“Uber在融资,我们也在融资。但从内心讲,我知道应该将钱用到更具价值的领域。正因为如此,我们最终才能与Uber携手合作。”

迈克尔和柳青在两周内就达成了交易条款,然后在北京一个酒吧与卡兰尼克和程维会合,双方举杯共庆。这一次,他们喝的还是白酒,卡兰尼克和程维都谈到了对对方的尊重和钦佩。“我们是这个时代最疯狂的两家公司,”程维说,“但在内心深处,我们都知道这是合乎情理的。我们很清楚,这场革命是技术革命,我们只是刚刚看到革命的开始而已。”他看起来真的很欣赏卡兰尼克。“只是他的酒量很一般”,程维笑着说。

滴滴的员工总数约为5000人,其中四分之一集中于北京中关村科技园区。IBM和联想的办公园区就在附近。Uber和滴滴在各自董事会都有一个席位,但没有投票权,程维说:“我们会互相学习。”这笔交易仍然结束,中国商务部正在对交易进行评审。但中国法律专家表示,商务部叫停这种交易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不过,双方仍然会在其他国家继续展开竞争。“在全球市场,我们还会展开竞争,”程维说,“我们希望这种竞争不会是恶意的。”

谋划未来:欲开发无人驾驶汽车

过去两年的补贴大战终于结束,这意味着车费将会上涨,而司机的收入则会下降,毕竟滴滴正努力实现盈利,为实施IPO(首次公开招股)做好财务准备。“全行业正渐渐进入一种更为理性的状态,”程维说。

司机和乘客都已注意到这种变化。北京某互联网公司员工克里斯蒂娜·陈(Christina Chen)说,“现在用私家车比打出租还贵”司机孙灿(音译)则表示,由于滴滴对司机的补贴减少,他更愿意待在家里。“如果赚不到钱,谁还想在路上跑?”他说。

事实上,程维已经在思考如何取代他的司机了。滴滴目前正在硅谷招募数据科学家,帮助其开发自动驾驶汽车。根据这一计划,滴滴将与谷歌、百度、特斯拉、通用汽车以及Uber展开直接竞争。程维还与英特尔中国实验室前主管、北京驭势科技创始人吴甘沙多次会面,商讨合作。驭势科技正在给无人驾驶汽车开发道路扫描系统。“在无人驾驶汽车所能为社会带来的贡献上,我们的看法是一致的,”吴甘沙说。

程维正在度过一段相对平静和安逸的时光。他的妻子已经怀孕,他们将迎来自己的第一个宝宝。程维还透露,滴滴和优步中国在打车应用上的支出总和,将会超过Uber在全世界的总支出。程维向卡拉尼克所做的预测已经成真,他认为这对中国来说是一个转折点:“这意味着,中国将在分享经济方面引领全世界。”(编译/清辰)转 :程维:滴滴将开发无人驾驶 Uber是个伟大的对手 - 孟宪民 - 书法家孟宪民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