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书法家孟宪民的博客

这里能看到一个艺术家波涛汹涌的内心世界!

 
 
 

日志

 
 
关于我

本人醉爱书法,痴迷炒股,也喜欢油画,更喜欢过一种真心主义、自我超越并富有张力的生活方式,我的博客主要关注书法和经济两个领域。

网易考拉推荐

转:刘銮雄首次受访:创业意志若不坚恐已自杀千次 曾为爱情下错注  

2017-06-29 18:03:04|  分类: 富豪致富创业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刘銮雄首次受访:创业意志若不坚恐已自杀千次 曾为爱情下错注

智通财经 2017-04-29 22:43

本文来自“nextmedia”

刘銮雄,股坛狙击手,华置前任董事会主席兼行政总裁。风扇厂起家,人称「大刘」。前妻是宝咏琴,去年11月再婚,娶陈凯韵(甘比)为妻。

大刘,真名刘銮雄,以出手阔绰见称,动辄送物业送珠宝送爱马仕手袋,家眷佣人均受惠。金句不绝,最擅长帮人取绰号,明星女友无数。不过俱往矣,大刘已经找到最后一个女人——甘比陈凯韵。

这么看来,「大刘」的生活,好像比「刘銮雄」精采得多。

广大市民对「大刘的故事」需求甚殷,但「大刘」其实从未发表过意见,因为其本人根本从未接受过访问。

大刘首度接受传媒访问,由孩童时期讲到最后一个女人甘比。

(一):大谈童年、双亲、继承人与娇妻

刘銮雄首次受访:创业意志若不坚恐已自杀千次 曾为爱情下错注

★ 家道中落 老父开厂被人骗光 大刘10岁前没有床睡

刘銮雄父亲刘火荣也是从商,最初是开米店:「我所知家里初期开米店,之后开过制衣厂,但被人骗光,很后期才开风扇厂。听妈妈讲过很多次,总是想存五万块,存很多次都存不到,当时很多人从大陆解放过来都很辛苦,每个人都要捱和省钱。」

【并非含金锁匙出世】

大刘这样形容他的童年:「我出生的时候,爸爸都风光过一段好短的时间,然后过不了多久失业,家庭靠妈妈维持,不可以说含金锁匙出生或很轻松。」

家庭环境不好,大刘出世后一样要做粗活、一家人睡地下。据知大刘的母亲刘叶淑婉女士当年是以继室身份嫁给刘父,当时她不仅要照顾自己一家子,连丈夫亡妻那家,也要照顾,所以担子很重。

大刘忆述:「辛苦呀!你知道一个女人,没有读过什么书,当年香港大家都很穷,大部份人都是大陆解放后下来,没有很多人带钱下来。」

【劈柴起火做到熟练】

「我记得十岁前住木屋,热天找张草席铺在地板,冬天又找毛毯铺在地板,我们在地板睡到十岁才搬,所以童年生活属于比较清苦。」

虽然说潮州人是重男轻女,但作为长子的大刘,一样要做家务:「我是长子,比较力大点,做粗重功夫比较适合。有时候下雨,一个箭步就要冲上天台收衣服,所以这些我很熟练,举例扫地、抹地、吃完饭收拾桌子,所有我都做得很足,做到熟练!

「我真的差不多任何家务都做过,而且做得很精,包括劈柴、起火,以前没有热水供应,只能够在炉灶起火,煲就用铜煲,洗澡、煮饭、煮菜,所有热水都是我负责,试过劈柴斩伤手指,之后劈着劈着已经练到很熟和很快。」直至大刘十岁左右,家庭环境才慢慢改善。

★ 双亲关系

【大刘罕谈爸爸 打出父子情】

谈到和双亲关系,大刘坦言和母亲刘叶淑婉感情较好,因为与父亲同是性格火爆,因此易生磨擦。他说:「我和妈妈感情好很多,爸爸虽然疼我,但也脾气暴烈,我又脾气暴烈,很容易初则口角,继而动武,哈哈!但我妈妈就很纵我,可能我是他第一个儿子,加上我又是老爸当时第一个孩子,因为他以前在大陆有几个儿子,但小日本打仗时全饿死了,我就是他当时唯一亲生子 。」

【什么都要最好的】

大刘自言爱追求最好的东西,他看中很贵的名车、名表,刘母都会照送给他。

大刘忆述:「以前住在西营盘德辅道西时,虽然环境不是很好,但宠溺的程度也不错,十岁之后搬去跑马地,环境好了,仍然纵,但没有很厉害。他说:「但到我去英国、加拿大读书,很明显纵得很厉害,譬如18岁进大学第一年,我很喜欢玩Hi-Fi听音乐,我要求她买一套Hi-Fi是全世界最好的,那时的价值可以买到一层豪宅,她也买给我,所以有时回想起来觉得很内疚,不应该这么做,因为我追求好的东西,听音乐喜欢好的声音,什么都要最好的。

【做人讲信用】

大刘母亲诞下三女两子,大刘为长子,对上有一位姐姐。众多子女中,刘母与大刘感情最好,而刘母待人处事态度,深深影响了大刘:「她总是教我做人,第一,要努力读书,以后出社会不用那么辛苦;第二,做人最重要讲信用,答应了人一定要做到,不要想着自己承担不到,吹牛答应了,事后不承诺,所以我从小学会讲信用,出来做生意很重要。有信用,就算手头紧,人家也会信你、借钱给你帮你,但没信用,就算有钱,人家也不想和你有来往或生意来往。」

★大刘谈分家:我大儿子,或者甘比,从来没有提过要分家产

「有一件事,说真的,我的大儿子,或者甘比,从来没有在我面前提要分家产。是我自己想着想着,觉得,应该怎样做对我最有利、或者是最理想的呢?他们没有提过,不像有些人,一早就虎视眈眈,你一合眼一断气,两脚伸直就来讨钱。」

【父子俩都是潮州怒汉】

大刘与长子刘鸣炜,外间觉得父子关系疏离,曾有报道形容两人生活是如何南辕北辙,大刘出入坐Maybach,刘鸣炜就搭地铁;甘比在有「贵族医院」之称的山顶明德医院生小孩,刘鸣炜却安排另一半在公立医院生孩子。有指是因为刘鸣炜从小跟母亲宝咏琴生活,感情极好,与父关系较疏离。曾有传刘鸣炜早年在英国留学,每次大刘都为他预订头等机票,但刘鸣炜就改坐经济舱,更拒绝同住,至近年两父子关系才慢慢改善。

大刘将华置股份转让予甘比(以子女监护人身份暂时托管)及刘鸣炜,身为长子兼华置未来接班人,刘鸣炜所分得的,比甘比儿子仲学还少。曾有传媒问大刘何以如此?是否对刘鸣炜有意见?他称:「当然不是,我很疼我的儿子(刘鸣炜)不想被人利用我分配财产来挑拨离间。」

其实大刘也确是如此。又其实,刘鸣炜和大刘,就好像一个「翻版」,两人从小都是与母亲关系最好,且大家都是潮州怒汉;刘鸣炜叫别人「少去点日本」存首付的言论,大刘是绝对赞同,不过就嘱他「不要说太多」,因为人类不喜欢听真话。

【他4岁我就和他说:不要信人!】

「他的性格品行一流,唯一缺点是比较倔强,我总是提醒他。」和你一样?「我和他最不同的是,我运气比较好。我有试过遇到很低潮。我和他一样倔强,但当你遇到低潮,你一定要马死下地行,怎么倔强都没用。他4岁的时候,我已经和他说,第一记住不要信人、第二还是记住不要信人,第三还是记住不要信人,我相信儿子也听我说的!」

「我们遇过很凄惨的遭遇,所以都要由倔强变成向现实低头。他可以不用向现实低头,我们不行,当时。所以有时每个人际遇都不一样,你可以说他运气好,也可以说他运气不好。但你都可以说我运气好,我就是因为要捱才捱到有今天。」

【无悔为事业疏忽子女】

重提当年大刘做厂的日子,平均一晚睡三四小时,能睡上五六个小时已是奢侈,第一餐饭晚上十一点才吃。为事业,忙得根本没时间见家人,也少陪子女。

「当时真的要拼命,因为工厂订单突然由24,000把变成24万把风扇,工厂要24小时开工赶货,当时因为担心赶不及,我经常凌晨3、4点回公司帮忙订货,当时自己只有26岁,搬运东西还捱得住。」

后悔因为少陪家人致与刘鸣炜刘秀融关系疏离?大刘想也不想:「没得后悔的!为了赚钱也没办法。顾得了仔女,可能过几年就没有(机会),那到时候怎么办呢?做乞丐呀?」

【关于接班人问题……】

至于是否由刘鸣炜出任华置未来接班人,大刘就说:「唉,暂时,第一,我真的不知道他有没有兴趣;第二,太多长远计划有时候未必如你所愿,所以有时候……现在我不想说太多,即是有时候……不是你想怎样就怎样。亲生子女都未必听我的话,我当然希望他有做生意的兴趣,可以接手我的金融投资生意。」

★ 大刘感激新婚太太无怨言:唯一是不够成熟

大刘去年病重期间,因为得到甘比不辞劳苦照顾,所以深受打动,换肾后健康状况好转,他决定再婚迎娶甘比。

大刘过往是一位多情种,女友多得如繁星,再婚后的他,到底能否修心养性呢?甘比会是他最后的女人吗?

大刘笑言:「如果你要我回答,今天就一定是!哈哈!搞笑而已!」

【我向她发脾气,她也迁就我】

「她真的令我很感动。第一,以今天的Best Knowledge(以我了解),一定是最后一个女人。我认识她15、6年,无论中间我的脾气多不好,向她发脾气也好,她都很迁就我。我生病时,他照顾周到,而且很辛苦,要照顾子女,又照顾家庭,接子女上学放学,其实她很辛苦很累,差不多日日夜夜,几乎崩溃。幸好最近我身体好点,她真的尽了责任,尽了她的能力。」

【甘比当众戳大刘的痣?】

问大刘是否与甘比在电影院一见倾情?因为曾有「都市传闻」,称当年仍是记者的甘比被派去戏院采访大刘,初生之犊不畏虎的她还用手指戳大刘脸上那颗痣,问:「是不是真的?」结果,大刘被甘比的儍气吸引,自此留下深刻印象?

求证于大刘,他称:「当然不是啦!怎么认识的不记得啦!有时候人是靠缘份的,感情是慢慢培养出来的,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我都没有想着要再结婚,但结了就要彻底,有时有些事情是注定的,不是有计划的,只是适当时候做最适当的事情,当然不是为了刺激谁那么幼稚,又不是傻的!」

【十次吵架,七次是我不对】

问到甘比在其心中值多少分?他又再次说「路遥知马力」,可见感受之深:「多过100分!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她真的没有怨言,唯一是不够成熟,因年纪还小,但人品算很好,就是有时会突然小器地指桑骂槐,男人最怕这种事情,我们男人思想要很理智和清醒,当想着如何赚钱投资,不理智不行,投资是很痛苦、很寂寞的!」

大刘又指与甘比有时候会吵架:「以前我们吵架,我妈妈觉得她老实,会叫她忍,发完脾气,知道自己不对,我也会主动说好听的话好,10次吵架,一般有7次是我不对。」

【不敢再交女友:见过鬼难道还不怕黑吗!】

最后再追问大刘有没有再结识女友的冲动?大刘笑言:「我不敢再交女朋友啦!见过鬼难道还不怕黑吗!」问他是否与吕小姐分手后有此决定?他说:「我没有说是她呀!我不方便谈别人的事情!」

之前大刘出面澄清兼展示送给吕小姐的珠宝首饰之单据,到底大刘是否送礼物给任何人都要对方签收文件?大刘回应:「其实这么说吧!工作做事情时会很小心,真的会有记录,但礼物给人签收只是做过一次而已!我送很多东西给老婆甘比、送给我妹妹的也没有签收啦!」

(二):谈创业血泪史,意志不坚定恐已自杀千次

刘銮雄首次受访:创业意志若不坚恐已自杀千次 曾为爱情下错注

【24岁问佣人借钱入院割胆】

大刘不是没试过问人借钱,但次数极少。第一次借钱,是因为住院。

大刘24岁那年,即约40年前,入院接受割胆手术。

是割胆,不是胆石。

那时,大刘习惯了母亲按月付零用,所以一直没有积蓄。那次入院做手术,胆是割了,但大刘没钱出院,一个大男人在病房哭:「我一辈子第一次向人借钱,你猜都猜不到我向谁借,是我家里的一位佣人。借了五、六千块出院,因为我在医院做了手术,没有钱出院,没有人愿意帮我付清这笔医院费用,我自己又没有积蓄。」那年大刘24岁。

刘老太既然如此宠他,何以没有替他付钱出院呢?大刘无奈地谓说:「她不在香港嘛!」至亲也袖手旁观?「有时候看电视剧,古装也好现代也好,都很多这种惨变。当一个人厉害的时候,就会有很多人围攻你。我妈妈那间工厂以前很小,一年的生意额做300多万,第二年我已经由300多万变一千多万,而且我在我妈妈公司占大股份,所以那些人便动我啰。」

【抱憾恩人中风离世】

问到家族中谁人生妒忌?大刘不愿多说:「唉!这些太复杂我不想说,而且有些人都已经死了,总之没有人帮我付钱才逼得我起革命,因为以前我是花妈妈的钱,我不需要有积蓄,以前读完书回来,妈妈买只手表给我20多万,已经可以买到一层豪宅。」

堂堂少爷,惨到要向老佣人借钱出院,大刘回想仍然激动:「当时谁挡我我就杀谁,我不怕和你说!首先,向佣人借了五、六千块出院后,知道如果不是『枪杆子里出政权』便不行,所以一定要自己出来起革命……」后来大刘发迹,很想报答这位佣人,只可惜她在87年股灾后中风离世,大刘一直抱憾未能好好报答这位佣人的恩情。

【向岳母借钱发迹】

每次谈起大刘发迹史,坊间版本不离首任妻子宝咏琴的母亲:宝钟全英女士。当年全靠宝老太按房子相助,令大刘发迹,但去年有报道指大刘与宝家二十年不相往来,而宝老太就只有大刘儿子刘鸣炜照顾。

报道一出,大刘即接受访问澄清:「当年我创业,她按了房子、借过15万元给我做资金,我半年后还清,之后还帮她赎了房子。」又称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偕子女与宝老太去福临门吃点心,但近年对方行动不便,这才少了见面。

他称:「那时15万我不是用来做厂,而是拿去做尼日利亚、西非的贸易生意。十多万成本,我收人家30多万,赚了20多万,但很大压力,因为当时没有外汇,很大风险,收到钱后做了第三轮水货,前后赚了百多万,借岳母的钱,半年不够已经连本带利还给岳母。」

【开风扇厂没有钱发薪】

走水货利润高,但这种生意,自命胆大的刘銮雄也不敢再做:「这么好的利润也不敢再做,知道迟早一定会出大事!好在我命大,不做之后大约半年,尼日利亚政变,新政府上场,不认旧政府的欠债,全香港所有出口商,被尼日利亚政府卷走40多亿。当时的40多亿,我想等于现在1,000亿!」

「我做生意不是顺风顺水,经过很多挫折、折磨,如果不是我硬朗,真的想去自杀都起码一千次或999次。」挫折由风扇厂爱美高(EverGo)谈起。

当年大刘弃贸易生意转开风扇厂,自恃和客户熟、有客户肯支持,可惜均不是大客。「我和拍档出去开厂,那时我们充满仇恨,租的厂房有两万呎,即是很像项羽带着两万子弟兵,去打秦始皇的二十万正规军那样!其实生意只足够租三、四千呎地方,但我租两万呎,想着绑条围巾或头巾,要么必死!要么必胜!但结果做了不够五、六个月已经没有生意没有钱发薪,很惨的!」

【遭犹太人出卖】

有危就有机,此话不假。大刘说:「哈!有时一个人吃多少穿多少,真的是命。那时候有个犹太佬,我又比较aggressive(进取),当时卸货给他,去到美国再付钱,让他周转期不用那么长,谁知道货一到,他便露出狰狞面目,他说打5折便给钱,当时我也只是赚15%,那怎么办呢!」

「我立刻自动献身说7折,亏30%,100块拿85块回来就算了!因为要用他的牌子,不可以将货卖给其他人,谁知道他说5折。我租了个3,000呎仓库,将货入仓,如果5折卖给他,岂不是输得很厉害?我宁愿将货入仓,逐盒逐盒自己拆,换成自己的牌子才能卖给其他人。」

走投无路时,这个犹太买家又骗了大刘去芝加哥,没想到竟给了他翻身的机会:「他有个展览在芝加哥,预订了酒店,不去也要给钱,他舍不得损失,想着叫我去减掉酒店的成本。我去后,坐了两三天,突然坐着坐着犹太佬赶我走,我很聪明,假装走了,然后在两、三百米外看看是什么事,见到有个叼着烟的美国人走过去,犹太佬很热诚招呼他,指手划脚指着风扇谈了大约二十分钟。美国人走了之后,我远远跟了他千五呎才敢冒头,跟他说我是厂家,那个人说这几天没空,就给了我一张卡片。」

【遇好心工程师打救】

「几天后我去找他,才发现自己是废柴中的废柴,蠢货中的蠢货!原来我们卖风扇给犹太佬,那犹太佬很厉害很狡猾,我们的风扇不符合美国安全规格,犹太佬将风扇加工变为合规格,我们不知道罢了!结果我在芝加哥蹲了三个月,才发现自己是废柴中的废废柴!什么都不懂!」

「还好人缘好,而且出门遇贵人,遇到个好的工程师教我,前后用了三个月,将不合格风扇变合格。我再去见美国人,他说第一次买这个产品,估计一年向我买24,000把风扇,谁知道最后买了24万把风扇,多十倍!所以一个人的转折点,人算不如天算,我也没有想到突然可以穷人大翻身。(如果不行就要跳楼?)说啥跳楼呀,一定关门大吉,都不敢回来,没脸见江东父老。」

【果断放弃:每个人都跟着我做】

「出手狠」令当年大刘的风扇厂一年赚几亿,更是全港惟一一家厂房有美国安全资格,所以订单接不停,大刘称:「当年那位美国客帮我买了24万把风扇,是我的救命恩人,但在美国来说,不算是最大的客人。」

虽然对方不是大客,不过这张单为风扇厂建立口碑,带来更多生意:「其他大客慕名而来,每个人都向我们下单,当时我们做一把风扇大约是27块美金成本,卖给客人就129.95美金,零售价就卖299.95美金,他们真的是赚到偷笑!」

既然风扇厂赚大钱,为什么后来大刘会结束生意,转投地产、金融业呢?大刘解释:「大概做了6、7年左右,由每年几亿纯利,到后期跌到只有2、3%纯利,我也是读数学出身的,算一下机器耗损程度,我又一整年没有回过公司就更加担心。这个利润不值得长守,每个人又跟风跟着我们做,知道我们赚到钱,我合指一算,当时总供应量香港和台湾加起来是美国市场需求的几十倍,你说是不是必死无疑!」

做生意除了要「狠」,还要目光长远,所以大刘果断决定:「那我即刻下命令,一把螺丝起子都不能再买,买了也是报销,所以我立刻不做,当时机器已经用了那么多年,卖去印度尼西亚还可以卖几千万。」

【叹饮水思源难:成立慈善基金,帮得到的都尽量帮】

大刘96年开始成立慈善基金(刘銮雄基金),又以母亲刘叶淑婉之名,开了有一家名为「刘叶淑婉纪念慈善基金有限公司」,名下有自修中心,帮助穷困学生,位于石硖尾。「石硖尾对我其实我也有点感情,因为我爸爸六十几年前开过米铺,后来没有做,租了给人开茶餐厅。我十一、二岁已经去那里收租。那个区真的比较贫穷,而且多潮州人。」

除了提供自修室,慈善基金还会举行很多活动,如补习英文、兴趣班等等。

刘銮雄基金成立至今,所捐款项已逾30亿,他说:「以有钱人来说是很小数目,在我来说是很大数目。而且我们捐的钱,是有感而发去捐的。」至于受助对象,大刘说:「很多单亲家庭都很惨,他们很惨,最惨是你拿综援也没用,只有七、八千港币、八九千港币或者一万港币,都不够用。一个大人,几个小孩子,我们帮很多这种类型的。」

有时大刘看新闻,见到一些个案,也会主动帮忙,例子不赘。「天天都有做,帮助整个家庭。有些人真的很惨,虽然我没有亲自去探望他们,但同事会去家访,拍照片给我看,真的很可怜。」说到最印象最深,大刘表示:「有些很惨的,他们和我说,要乘车几个小时才能去到政府的公共图书馆用到计算机,我们立刻买部计算机给他用;没有钱上网,我们又给钱他上网。那些小朋友,不用计算机,难道用珠算吗?」

「我整天和现在的太太说,我宁愿自己省点花,帮到多少就尽量帮。」所谓「授人以鱼,不如授之以渔」,有见及此,大刘也有以奖学金方式为有需要的群众提供帮助:「我们希望可以,慢慢帮,由小学,帮到中学、大学,我们都有在帮,希望他们大学毕业,可以脱贫、自力更生。」

「很多香港的学生,没有钱去外国读书,去英国澳洲,我也都有资助他们几年学费,直至他们毕业。有些可能不够钱买计算机,我都有资助。但是很多人得到别人的帮助之后就没有下文,没有任何回馈。我见过很多。有个单亲妈妈,在政府做清洁女工,洗公厕,含辛茹苦,养大女儿,送女儿去英国读精算。结果女儿去到那边,嫁了个印度人,移民过去印度,连妈妈也不理,看到都觉得很伤感。但有什么办法?人性就是这样,有多少人懂得感恩?有多少人饮水思源?但我们帮得到的都尽量帮,但有时很难说,能力始终有限,做不到的事情,但是见到有需要的时候就帮一帮,扶一扶,就是这么多。」

(三):致富心得、惨痛教训、换肾悟生死

【大刘骂屌丝青年:叫他们别去旅行?比杀了老爸老妈还惨!】

大刘对长子刘鸣炜评分很高,但对于外间批评儿子不知民间疾苦,大刘不认同,反而觉得现在年轻人才如此:「你可以说现在的年轻人被人宠坏没有吃过苦,也可以说,最重要的是,他们不是接地气,而是不知民间疾苦。他不知道每个人有今天的成功,每个人都是这样捱出头的!」

刘鸣炜两年前曾指年轻人爱去旅行、买手机又追求最新型号,如果肯牺牲一下,「去少点旅行存首付」,言论一出被批不知民间疾苦,但大刘撑儿子没有说错,外界不接受是因为「不合心意」。

【「欠债破产便合心意!」】

问大刘:「刘鸣炜被人说不知民间疾苦,你觉得这种批评准不准确?」

大刘立刻说:「当然不准确啦!不是因为他是我儿子。他的出发点是好的,但人家怎么会接受呢?那些人最喜欢听你花了多少钱呀刷了多少卡数呀欠人很多债然后申请破产便合心意!我想今天,香港最有钱的头十几二十人,如果是自己创业的,每个都是省钱自己捱过来的,不是说有钱就去旅行没钱就去刷卡。但现在的人,你叫他们不要去旅行?还惨过杀了他老爸老妈。」

「我上次已经叫他(刘鸣炜)不要说那么多话。其实他说的很对,但那些人怎么会喜欢听呢?那些人是喜欢听合心意话,但是对他没有益处。」

「为什么有些人注定没有出头天没法成功呢?因为他思想上已经是错的。但绝大部份都是这种人。正如股市,赢钱的人只占很少数。」

【住劏房的「废青」】

「有一次我在电视见到,我也很伤感。我见到一个青年,25、6岁左右,很新潮,男孩,高高大大很健壮的,戴女人耳环,接受访问时说住劏房,地方很小。接受访问当时,他拿着本漫画,我心想,如果你说你的劏房很小,你是不是应该去兼职?驾驶一更计程车也好巴士也好,或者找份工作。但他不是,他躲在房间里面看漫画。这种,你有什么可以怪别人?」

「你知不知道我去过多少次中东和非洲?全部徒劳无功。坐四人计程车,黑人又健壮又高,加上我,也不是瘦弱,四人计程车坐五个人,一程车四个半小时来回九个小时,一宗生意都做不到。真的有眼泪流出来。」

三句不到,大刘再说:「今天的年轻人,只懂得怨天尤人,你打开电视,是很恐怖。最多的广告你猜是什么?旅行社、财务公司的广告,鼓励你去借钱刷卡去旅行啰,谁不知道享受很好?那么你需要欠债吗?你是不是想像希腊那样,欠人钱发难不还呀?」

【「真穷易过,假富难捱!」】

「根本很多东西都是自作自受,你一定要靠自己。你靠自己不是一定会赚到钱,但你不肯怒力不肯发奋,你一定没得发达的!真穷易过,假富难捱!做人千万不要装大头!」

「所以现在的年轻人,唉,有新机又要换有这种又要换,完全和我们以前想法不同。」

「我们以前的居住环境很差,老鼠走来走去,那你能怎样呀?现在有劏房,干干净净有空调不挺好的!」

「回看以前初期,我记得我和我前妻(宝咏琴)的理想,房子千五呎,有一百万定期存款,我已经很满意。当时。不是我一开始就想要有钱要有多少钱,哪有得这么想?又不是傻的!」

【大刘的致富心得】

如题。大刘称:「第一,一定要怒力啦;第二,信用很重要,这个我从我妈妈那里学回来的。」做生意要够狠?大刘却说:「狠,我不承认啰!很有胆量我认的。其实我和心软。很多东西人家对不起我,我都很容易易就算了,因为我很满足,老天爷总是照顾我,我已经很开心。」

心软,就易受伤。大刘说:「一定会,做生意也有,男女朋友之间也有,一定会有。」

【出手太狠跌200亿 大刘:我怎么可能不怕输!】

40年前香港经济环境欠佳,但大刘做风扇厂却赚大钱,当年20几岁竟然银行现金存款已超过一亿,真是超越常人。到08年金融海啸,大部份人都输钱的时候,大刘反而赚了约4、500亿,但是大刘竟然说:「我绝对不是一个成功的富豪。」

大刘从商之路经历过不同高低起跌,自言也「怕输」,不过他说:「一个人出得了江湖,就挨得了刀。」

【「狙击手」有迹可寻】

24岁时连出院5,000块都没有,当时的心情大刘仍然记得很清楚:「那种愤怒你不会明白!」同时也造就大刘「出手狠」的性格,他说:「虽然今天我们不会动手杀人、放火,但当时心态是谁挡我我就杀谁。」

40年前做风扇厂已经充满胆识,大刘忆述:「我买了40多万呎厂房,而当时最大风扇厂也不过是在用6万呎厂房,我敢买4、50万呎还算小事,投资机器才是天文数字,用了3、400万成本开了家工厂,总投资超过2亿多。」

除了投资金额庞大,当时工人数量也极具规模,大刘表示:「已经是38、9年前的事,高峰期工人约有万多人,占当时香港劳工人口1.67%是很厉害。当时买嘉慧园(香港豪宅)都不过是3、40万一层,投资那么大没有回头路一定要去,有很多人有这样的想法,未必有这样的胆色,你还要把握到重点,不容易呀!我因为在前线,什么都要亲力亲为是很重要的。」

【处世之道:心中富有就行了】

今年《福布斯》公布香港十大富豪,大刘排名第4位,被指财富达1,200亿港元,但有说他今年为免有人争产,将身家分予长子鸣炜及太太甘比,二人合共分得超过1,500亿,远超《福布斯》所指的1,200亿,大刘有否觉得财富被低估?他回应:「我不敢评论这种东西,因为无论我是不是都会被人骂;我也相信香港德高望重的富豪,更加懂得把自己藏起来,不会把头伸出来让人家知道他有多少财富。所以我绝对相信排行头二十几名的身家是被人低估了的,虽然我心中知道谁最有钱,但我真的不方便说,因为这种事情很敏感。」

说到财富,大刘自言:「我绝对不是一个成功的富豪。」随着年纪渐大,心境也有所转变。大刘表示:「以前没有钱出院时充满仇恨,很多东西很进取,东征北伐,但今天来说健康最重要,健康不好随时死掉。中国人有句话『健康是最大财富』,真的是对的,让你赚到很多钱,但如果过两天就拜拜,那又有啥意思呢?」

经历过顺、逆境,大刘总结出自己的处世之道:「钱有机会就赚,但不需要刻意,都已经够吃够穿,已经很够,不需要去争做第几富豪,我要引述很多人所说的『我心中富有不就行了!』」

【首开腔为供股集资解答 大刘:每次狙击都是被迫的】

80年代,刘銮雄开始活跃于金融及地产业,由一个「风扇佬」,变为股坛狙击手,其早年狙击庄氏、达能、华置,到嘉道理家族的大酒店,其出神入化财技,确立「股坛狙击手」形象。

刘銮雄说到大刘这个「股坛狙击手」称号,他倒是不认同,更澄清谓:「我不是股坛狙击手,每次有这种行动,次次百分之一千都是被迫的。我可以对天发誓说,完全是被迫的!」

「其实是可以不用发生这种事的(指狙击),可能那些人看不起我,想着我没有能力去挑战他们,才迫我出手呢!不过不方便说那么多,因为每一个还好好活着呢。」

【绝大部份港人低估了我的智慧】

在多宗狙击战役中,到底哪一仗是他认为赢得最满意呢?大刘称:「没有一宗是我觉得最漂亮和满意的!因为我不想的!绝大部份香港人低估了我的智慧,我可以含蓄点说,例如一个乞丐说要动你,你会不会怕这个乞丐呢?可能他们当我是乞丐中的乞丐吧!」

1980年代末,大刘旗下公司如中华娱乐及华人置业进行多次供股,使小股东的权益大幅摊薄;90年代初,公司资金充裕又不派息,有股民质疑他是否把供股回来的大量资金豪花在女人身上?大刘驳斥:「第一那些人是白痴来的!我花钱在女人身上,或者我送了整副身家给那些女人是我的事!我不是拿公司资产送给人,或者拿公司钱买东西给人,我要澄清!」

【87年集资30亿遇股灾】

「第二,说我供股。我在87年金融风暴前,我和置地买了24亿物业,不够一个礼拜集资了30亿,但不够两个礼拜就发生股灾,人们就用天灾人祸取消了我那单供股集资,我手上当时有30亿现金全面投了资,亏了一半,不见了十几亿,供股又取消了,那么那24亿怎样付清呢?环境很恶劣!」

「我为什么要集资几次?其实是将那30亿化整为零,次次都是自己包销的,其实那几次的数目,都比不上那次30亿集资,那些人又不去算那30亿被人取消了?我没有钱还债,银行要清我盘,谁帮我付清呀!当时公司手头紧张便不派息啰!但就像现在公司比较松动,我不是便派了很多息?」

但大刘是最大股东,公司派息,那么他也是最大得益人哦!「我是用真金白银买那些股份回来的噢!所以和这些人说也是浪费口水啦!为什么呢?等他想明白呀?等他先成为某某首富的老板吧!唉!还在这里唠唠叨叨、谈耶稣!这种事情看历史,87年我是不是有30亿集资被人取消了,才连环供股,没有记错应该供了4、5次凑够数了!之后28、9年很长时间没有再供股。」

【「我连这批股票都送给她!」】

当时流传有一个师奶写信给他,请教他应否参与中华娱乐股票的连环供股,结果大刘请了这位师奶上华置,不单把她买股的钱全数还给她,股票也不收回,就当礼物送给对方。

问大刘有没有这事?他说:「系呀!见她肯写信来问我,我约了她上写字楼,然后和她说,你们这些师奶不应该投资股票!有时应该供你就没有供,不应该供你就去供,一定被人骗光钱!」

「我问她用了多少钱买股票,我直接还给她那笔钱,连那批股票都送给她,所以到现在每年她都有送月饼给我的!我不认识她的!而且她也不年轻啦!我当年比她年轻很多,她4、50岁啦!不然又以为我贪图美色。」

【惨痛教训:吃得了咸鱼,就忍得了渴】

其实在结束风扇厂前,大刘已经有染指金融业,特别是外国债券,而且当时赢钱注码是5,000万到1亿美金,投资如此狠,难道大刘不怕一次过输光?大刘笑言:「我怎么可能会不怕输呢!不过一个人吃得了咸鱼,就忍得了渴,去赌场赌钱都不会包赢,赢钱全凭自己经验判断!」

虽然一直都是长胜将军,不过大刘在投资方面也经历过惨痛教训。96年底大刘以超过36亿元高价将娱乐行卖给希慎,但97金融风暴令他输了200亿,卖娱乐行赚回来的钱一次输光。大刘忆述:「华置当时原本赚了40多亿,金融风暴后全没了,还倒输30多亿,来回蒸发了整整80亿,而我私人输了百多亿。当时来说是很大数目,输得很彻底,最惨是很多是被朋友连累,现在懒得说了!就是整座娱乐行卖了赚到的钱输光了!但又不会说搞不定的!」

惨痛教训不止一次,不过最重要是有转机:「以前做厂房也经历过很多高低潮,刚刚做厂都赚了很多钱,我就试着去做地产。曾经有一块地皮向政府拍卖回来,用了2亿多。」后来因为当时港人怕了97(股灾),令大刘大失预算:「只有卖家没有买家!我那块地估值只剩500万,真的担心!当时是自己做厂房最风光的时候,就好像一站起来就被人当头一棒,当时求神拜佛,希望厂房订单加多一年或最好两年,但不够年半已经赚回之前输光的钱!」

大刘说:「赢钱凭自己经验判断」,到08年发生环球金融海啸,当大部份人都输身家时,大刘反而赚了约4、500亿,他解释:「有时不是我们厉害,是有一点运气,雷曼爆发前我急流勇退,套现了很多钱。爆发后我们大肆出击投资很大,像买外国银行债券,每只都买4、5亿美金甚至10亿美金,起码赢了有400多亿。」

【股民争买窝轮牛熊证 大刘讥:那些人没脑的!】

大刘投资股票眼光很准,他指在股票市场只有少数人赢钱,输钱的人占大多数:「你们可能没有留意到,香港股市每日的交易,有起码40%不是牛熊证就是窝轮,但为何成交那么大呢?那些人明知是俾人占便宜,或者不知被人占便宜,我不知道他们究竟是知还是不知知,但其实是很亏的!但那些人觉得赌得过,赌大10倍8倍,觉得值得去赌,其实是偷鸡不成反亏一把米,但那些人没脑的!所以才喜欢去买牛熊证和认股证,很好赌吗!突然之间升2、30倍喔!」

「但他们不知道,其实一下注就先被人占了便宜。但这些投资,可以买正常股票,不用先被人疯狂占便宜,但那些人为什么那么心甘情愿被人占便宜,不就是因为贪心啰!或者觉得很好赌,赌大10倍8倍,那些人咎由自取 !当然有些人刚好运气好买到一只升2、30%甚至4、50%的,但长赌被人占便宜一定输!」

【偶像是金融大鳄索罗斯】

原来,大刘也有偶像,他欣赏美国金融大鳄索罗斯捱出头来的个性:「他是我偶像,一个普通大学生,进去基金公司打工,赚到钱,原本管理的基金都有5、600亿美金,做到今天自己2、300亿美金身家,他真的是靠自己,他真的是可以创业!」

问到会否效法以自己的眼光帮人投资赚钱?大刘断言不会考虑:「10年前有欧洲投行找我、也有人说给我几亿美金,我不肯,我不像索罗斯初期,大学毕业生,去打工,他当然要承受这种压力。我也叫做赚到点白粥吃,那我自己有足够财富,我自己运作自己的portfolio(投资组合),为何要去承受这些不必要的压力,分分钟命也短几年,大佬!如果受这种压力,赚到钱分给人我们不介意,输了钱可能被人怨天尤人,『你连累我输钱!』」

【换肾悟生死 大刘:无论赚多多少,都不会用得到的】

「那次换肾,竟然有人和我说,你死了钱也带不走,叫我捐7,800万加拿大币,去加拿大一家佛堂。我心想,第一,我有子女;第二,我在香港都很多善事可以做啦,但竟然温哥华有人过来想着叫我捐7,800万加拿大币,你说好不好笑?他想着你就快死,意志不行了,可能就会:『好啦,找人帮我签个名啦!』可能他这样想吧。」

「所以这方面我们开始学习,开始知道怎样防范那些人。很多这种人。痴人说梦话!」

【妈妈带女儿登门求照顾】

刘銮雄忆述早前接受换肾手术期间,遇到的光怪陆离事。其实有些更好笑。也是和钱有关。「天天都有人在福临门等我、在公司等我。」为啥呢?求职,或应征做「傍友」。此时大刘又爆出另一金句:「很多人喜欢有『傍友』。『傍友』是全世界最大的工业。(你身边有没有?)当然是没有啦!大佬,我们这种都算是精明得不能再精明的,怎么可能会被人家傍呀?」

提到在福临门等大刘。原来有人更猛:「不知有多少人写信来,或者妈妈带女儿来,想我去照顾她的女儿喔!」大刘做了一个「懒得理你」的表情:「看都不敢看听都不想听啦!别说敢不敢有贪念,有也不够胆啦!谁知道你是不是捉黄脚鸡(女性勾引男性,然后敲诈勒索)呀!这种基本动作,我们行走江湖这么久,不是连这也搞不清楚吧?如果被人这样诬蔑你强奸,是一个笑话来的!」

开完玩笑讲回正经事情。大刘接受换肾手术前,也真是命悬一线。只是差两天。差两天再不做手术,生命就有危险。那段时间,大刘也确实已安排了后事。

【「可能我两三个月内就会死」】

「第一,觉得身边有哪些人要照顾,那就尽量做啦,就像我曾经汇过两、三百万美金给纽约一个二十多年没有见的朋友;又汇了一百五十万去洛杉矶,给一个二十多年没有见的朋友。当时他也有照顾我,现在不知道他生活环境怎样,你明白我的意思吗?在美国如果突然有一百多万美金就很好用的了。当年他们都照顾得我很好。我也要照顾人家。」

「第二,可能说……我会捱不了,可能我两三个月内就会死。那是不是要先说好身后事?我和我老婆(甘比)说,就算我不在了,有哪些人找你帮忙,你都要帮。」哪些人呢?包括大刘发迹前一起开厂的拍档,原来数月前大刘还跟他承诺:「你开口,我一定会帮你;你的子女要帮,我也一定会帮。因为我还念念不忘,他曾周转过两三次的钱,帮忙发薪。如果不是捱过那两三次,可能那家厂房已经倒闭了。」得人恩果千年记。

华置月初宣布大刘将股权转让时,曾称大刘健康极为不稳。此访问于发声明前近一个月进行,当时大刘精神不俗,又称已逐步开始做运动,也不太需要用拐仗借力,中气也好很多,他笑言:「试过有一次12点聊天聊到晚上九点半没有停过。」作息时间也改变了,以前是夜猫子,现在晚上十一点半看完新闻就睡觉,早上七点半至八时起床,然后回华置。

【用多点时间陪家里人】

接受换肾手术后的大刘,可想过再创事业高峰?他说:「我不知道,也不敢说,因为健康排第一;第二,我现在用多点时间陪家里人,多过我去赚钱。因为无论我赚多多少,或者我赚少了多少,我都不会用得到的。」现时大刘每日最少抽一次血,监察自己身体状况,在家中会有佣人24小时看护他,现时他的身体状况还算可以。

「四十几年前没有钱,真是遇佛弒佛,遇父刺父,都要做。今日来说,人在死亡边缘,你会更加珍惜自己健康。」

(四):最敬重郑裕彤 心痛神童辉染不良嗜好

大刘与新世界创办人郑裕彤,当年均是「锄Dee会」的活跃份子。当年彤叔是锄Dee会的首领人物,铁脚(逢叫必到的成员)包括大刘、杨受成、恒大地产主席许家印,以及中渝置地主席张松桥等。

据知锄Dee饭局多在湾仔皇朝会、游艇上、大刘或彤叔家中举行,一周聚头两次。由于彤叔爱锄Dee,高峰期试过一星期开4、5次牌局,众富豪的「Dee脚」由下午3时开局,玩到翌日早上6点才散会。

【最敬重彤叔:他对我影响很大!】

大刘与彤叔相交多年,感情深厚,去年彤叔去世时,大刘即使病重,仍坚持撑拐杖送别。说起彤叔,大刘相当敬重:「他做人一流,一流!说真的,我以前的脾气又固执,又脾气暴烈,又不好惹,他对我影响很大,在脾气方面,收敛了很多,他真的是我的良师益友。不是在奉承他!

「做生意,他比较小心,比较稳妥,对我就没有大影响,不过都会向他学习。」大刘称。

【痛忆「神童辉」:「吸毒」断送一生】

彤叔已作古,另一个大刘痛惜的朋友——有神童辉之称的罗兆辉,2011年,在东莞悄然离世。终年47岁。

2000年12月21日,坐拥十亿身家的神童辉在游艇自杀获救送院,大刘亲往探望。2002年3月,脸上长了巨型毒疮的罗兆辉大闹巴黎,经历一段癫狂岁月,又爆富豪秘闻、还邀记者到其下榻之酒店详谈做专访,其中一个获邀的记者就是甘比。

当年罗兆辉大闹巴黎,大刘曾委托甘比代为照顾:「严格来说不想说太多,他主要缺点是喜欢吸毒,当一个人吸毒,你的思想不清晰,不理智,这种才是最麻烦,就像我们整天都说,我连烟都不吸,更别谈吸毒,这么蠢的事怎么可能会做呀,每个人思想不一样。」

【政协常委何柱国:他帮我教儿子】

除彤叔及罗兆辉外,大刘相当珍惜认识了30多年的厂家朋友:「大家交情很深,时不时一个礼拜最少吃一、两次饭,交流做人心得,投资方面交流意见。」

全国政协常委的何柱国也被大刘视为很重要的朋友,更做桥梁改善他与长子刘鸣炜的父子关系:「他很关心我,对我影响很深,当我自己人,有什么事会出言劝我。有时我臭脾气顽固和不好惹,他总是为我好,给我意见。」

「最重要是,我的儿子(刘鸣炜)大部份时间都不听我意见,他说的话对我儿子影响很大,而我儿子大部份都听他说,帮我教儿子,令我儿子不会总是顽固、不听话,令我儿子早点成熟,和我关系慢慢改善很多。」

【多年来借逾10亿给朋友】

大刘对经济有难关的旧朋友,会义不容辞出手,他自言多年来,起码都有借超过10亿给朋友:「我很愿意帮人,说出来你不信,我自己也很辛苦很不顺当才捱到今天这样,中间没有人帮我。我觉得环境恶劣时有人扶一扶,差很远的,你当时撑得住,就翻身,没有人帮你撑,就差不多拉出去就地正法。」

早前大刘得知在加拿大相识40年、已失联络的朋友中风,知道他的太太一把年纪要工作补帮生计,即用了两个星期联络对方,汇了500万加币给对方买物业及投资:「他老婆也很惨,由大房搬小房,小屋搬到几乎没地方住,60多岁还要做兼职,还要在雪茄店卖雪茄,你说严不严重?不是60多岁做生意,是站在店内卖东西,我听见情形真的想留眼泪。我这个人帮得到我就帮人,而且我很信一个命理,你有就自然赚得回来,你没有的话,省回来的钱就始终要给被人拿去。」

(五):曾为爱情下错注,否认借钱追女孩,终遇一生最爱

【曾为爱情下错注 大刘:浪费了十几二十年在无谓女人身上】

大刘外型强势,但他自言是个很易心软的人,而且感性,还喜欢听歌。

而大刘的歌单对90后而言应该很陌生,但他通常也是不开心才会听歌:「徐小凤有首《大亨》,当时捱得最辛苦,他拚命追,我拚命追,追得到又如何?熏妮那首《每当变幻时》,40年前,我捱得最辛苦还未上岸。」

除此之外,大刘也爱听情歌,谭咏麟的歌更反映他矛盾的「感情抉择」,他笑言:「我也做过年轻人,都试过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有些情歌我也喜欢听,《一生中最爱》,『宁愿一生都不说话,都不想说假说话欺骗你』,以前自己都曾经有过这种心境;《迟来的春天》,『不应去爱,无奈却更加可爱』,每一个男孩子,都试过十八二十二岁,都做过年轻人,都做过曾经投入这种情歌感动,我不是一出生就八、九十岁的!」

大刘曾经历过一脚踏几船,明星港姐女友情史更多不胜数,哪个才是他一生中最爱,他表示不会开名:「每一个女朋友,每一个女性朋友,大家人与人之间都会有感情,感情都有不同程度,有深浅和轻重。我当然不会回答你谁比较重,谁是半斤八两、谁是十六両。」

自认「都有傻过」的大刘,爱情方面曾下错注,十分后悔。他说:「浪费了10几、20年,没有专心事业,浪费时间在无谓女人身上。虽然有些老友和我说,Joe(大刘英文名),我羡慕你!你宁愿年轻时享受了,年纪大的时候做生意赚钱还未迟,有时你迟点想赚钱时未必有机会,未必有这么好运气嘛。各有各看法,可能有些人羡慕我、我当时年轻那么开心,但我回望,现在后悔年轻时不应该太开心,应该赚多点钱。」

问到他风流半生,会否感到无憾,大刘直言:「又不可以说无憾,回望是镜花水月,什么都试过。不同年纪,感觉不同,如果现在我16岁、18岁当然说很享受,但今天你和我说,有100个美女在我面前,都无动于衷。」

「不是我扮清高,你思想上,心理上,和眼光、心态,或者健康各方面,都不一样。」

追女孩子,要看口才;说到口才,十几年前,大刘有创作花名这门「兴趣」,他说:「我在这里比较大胆、自豪地说,我口才很好的。当时呀。我在读中学和大学那时,那些人说我说三句话就可以哄到五只小鸟从笼里面飞出来。我去中东做生意时,那些老前辈说,当时我只不过二十几岁,他们说我可以用沙,去换人家的石油。其实是夸张了,不是这样的,但当时我的口才是不错的。当然今天我已经不用靠口才赚钱,少说话,多做事,但是我读书当时,读中学、大学那时,口才确实是可以的。很会好说话,很会搞气氛。」

【借钱追女孩子?】

曾经有报道指,成为千亿富豪之前的大刘,在外国读大学期间学人家追女孩子,但钱不够,得问同学借钱。

是真是假?大刘本人亲自说:「一定,完全,绝对没有!」

「第一,我在多伦多住的期间有追过女孩子,姐姐弟妹都在,如果我手头紧张,随时可以向他们借,有必要向其他人借吗?」

「第二,当时每个学生都很穷,房租是20多加拿大币,谁能借给我们?而且我在温莎大学读书的时候,怕毕不了业,所以很努力读书,当时已经有固定女朋友,没有到处追女孩。」

「我肯定地和你说,我在多伦多那几年,和温莎那两年,完全没试过向任何一位同学借钱:而且我妈妈很疼我,我做事情又很小心,当我的钱还有十天八天花完时,我已经打电话给她,快就两天,慢就三天,一定会到。」

【「我没有试过买二手车」】

当年大刘因为出手阔绰,又经常请人吃饭,在华人学生圈子本已颇有名气,很多女孩子主动想认识,根本毋须花太多钱追女孩。大刘也说:「因为妈妈(刘叶淑婉女士)疼我和纵我,钱很松动,那个时候花的钱,其实数目很小。而且当时的环境,有必要花钱吗?因为我那辆车很漂亮,全多伦多唐人街最漂亮的车。事实上阿妈很纵我,不应该买那样的车。」

「还有,我没有试过买二手车,全部都是全新的!所以那些人说我买二手车、借钱追女孩子,这些不是诬蔑,而是作故事诋毁我!肯定呀,百份之一千呀!如果我有借钱追女孩子,绝子绝孙!」

【花逾200亿收购珍藏 大刘终于遇上一生最爱】

大刘爱艺术品、古董、珠宝及红酒,是佳士得、苏富比两大拍卖所常客,更是全球10大藏家之一,06年以1.35亿元买入Andy Warhol名作《毛泽东》肖像,震撼拍卖场。

早于70年代,大刘已活跃艺术买卖,当初「指导」他成迷的,原来是发型师。

【一周买五辆法拉利】

大刘说:「他以前在大陆,还没来香港之前,是读艺术品,见到我买好多辆跑车,我试过花钱很疯狂,一个礼拜买五辆法拉利,叫司机去买,售货员以为他搞恶作剧。」大刘续道:「发型师和我说,他觉得很浪费,跑车会折旧,又要买保险,又要维修,叫我不如收藏艺术品、古董。」

历年来,大刘已斥资超过200亿买珠宝、名画及古董等心头好,专攻拍卖会重点精品,越收藏越升值,不过也经历过被人骗、抬高价、买假货等「交学费」。

【250块升到5千万】

收藏艺术品是大刘的个人兴趣:「有些人喜欢去赌场赌钱,输二十几亿都面不改容,有些人喜欢被女人骗,又面不改容,有些喜欢画,买跑车、赛车。」

问到大刘对收藏品升值潜力看法,他表示:「珠宝要看是什么珠宝,玉器就升值得厉害,因为中国经济,钻石虽然有升幅,但肯定也不够瓷器和画犀利。你谈到画,在西洋画来说,有一阵子流行炒现代画,我见过一幅西洋画,40年前买250块美金,到几年前卖了大约4、5千万美金,Andy Warhol画的。」

众收藏中,亦有反映大刘的人生哲理及直觉,在其位于湾仔华置的办公室中,摆放了一幅「是非只在时势,公道不在人心」的对联。大刘说:「根本没有公道,你势力强,人家说你是对的;你势弱,明明你是对的,就说你不对!」

【买红酒也用了10亿】

另一幅挂在墙壁、出自已故美国画家Jean-Michel Basquiat、题为「Everything must go」的画作更是大刘「一生中至爱」,因为和他第一家上市公司爱美高的英文名Evergo类同:「二十几年前,当时画家未成名未死,买的时候因为这句话,Everything must go,纯粹巧合地就像我找人画的一样,最喜欢的不是它的价值,是它的意义,当时见到它就像相逢恨晚,就像见到一位美女那样,不找她做女朋友不行,买的时候25万美金,现在我想是5,000万美金。」

对于红酒,大刘不视作投资,年轻时爱开派对,因而狂买好的红酒,不同年份、牌子都拼命买,至少花费了10亿以上,若然未有饮用,估计已值6、70亿。(编辑:肖顺兰)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